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陕西苹果博客

张立功博客

 
 
 

日志

 
 

【转载】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2014-03-19 20:46:16|  分类: 中国国家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撰文/单之蔷

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俄罗斯,尼古拉耶夫斯克,涅维尔斯科伊
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哈巴罗夫
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穆拉维约夫

对待边境,中、俄两国有着完全不同的态度和方式

当我们正在边境大建恢弘的、更多是抽象意义而非实用的国门时,邻国俄罗斯正做着另一些事。当我们在俄罗斯的哈巴罗夫斯克(中国称“伯力”)和尼古拉耶夫斯克(中国称“庙街”)采访时,常在大街上看到涅维尔斯科伊、哈巴罗夫、穆拉维约夫的雕像,他们是侵犯我国黑龙江流域的三大侵略者——涅维尔斯科伊被俄国人称为是“发现”了库页岛、黑龙江口的英雄;哈巴罗夫侵入黑龙江流域,强占大片土地并掠杀当地居民;穆拉维约夫更胜一筹,当年他不顾俄国外交部反对,在黑龙江流域展开一系列军事探险活动,并于1858年迫使黑龙江将军奕山签订《瑷珲条约》,最终使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原本属于中国的60万平方公里土地成为俄罗斯领土,并在两年后将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黑龙江下游以南40万平方公里土地强行划为俄国领土……我们热衷于造“国门”,俄国人却把更多的经历用在颂扬为俄国开疆拓土的殖民英雄身上,其中,为这些人建造矗立在城市醒目位置上的高大雕像,是俄国人最愿意做的事。俄国人以各种方式纪念他们:为他们封号、塑雕像,以他们的名字命名一个城市(哈巴罗夫斯克即来源于“哈巴罗夫”),将他们的头像印在纸币、邮票上……俄国最大面值的卢布(5000圆)上印着的人物形象,既不是沙皇,也不是普希金,而是在黑龙江畔逼迫清政府签订《瑷珲条约》的俄国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

    

 

     我曾去过中国与阿富汗边境上著名的瓦罕走廊,这是一条窄窄的(平均宽数公里,最窄处不足1公里)、长约400公里的两山之间的一道山谷,我们占这条山谷的1/4,但营地哨卡有几道,站在山口向对方的边境望去,不见一个人影。我还听说,假如过了边界,沿这条山谷一直走下去,可能要走上百公里才可能遇到阿富汗的牧民;在我国与巴基斯坦的边境红其拉甫口岸,中巴公路在此通过,对方的人员也不知是不是边防军,在向我方游客卖红宝石等纪念品……在中国北方、西北方的边境上行走,总的感觉是:我方壁垒森严、哨卡重重,对方边防则若有若无。

    自苏联解体后,其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原来与中国西北部接壤的是强悍的苏联,现在这里变成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再往南,阿富汗已经早已不是过去的阿富汗,巴基斯坦是中国最忠实的盟友……如今中国西北部边疆所处的时期是历史上少有的安定平和对中国最为有利的黄金时代,苏联的撤离留下了中亚的“权力真空期”,等待着大国进入。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中亚地区向中国展示的机遇,前所未有地凸现出来。

    地缘政治学史上有个著名的“心脏地带”说,即英国地理学家麦金德( Halford J.Mackinder ) 的三段论:谁统治了东欧, 谁就主宰了心脏地带;谁统治了心脏地带, 谁就主宰了世界岛;谁统治了世界岛, 谁就主宰了全世界。后来人们不断修改“心脏地带”所指的地方,比较多的说法是指广阔的、没有出海口的亚洲腹地——中亚。尽管当年的苏联既控制东欧又统治中亚的大部分, 却未能主宰世界,但中亚的重要性还是无法否认,中国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1996年,在上海开始了中、俄、哈、吉、塔五国元首会晤机制,即“上海五国”机制。第二个五年后, 正式成立了包括乌兹别克斯坦在内的六国成员国的上海合作组织,该组织已有极大的凝聚力, 蒙古、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和伊朗已被吸收为该组织的观察员国。

    与此相比,一道漫长的铁丝网把中国自己把自己围了起来,这在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那时,中国没有“边界”概念,有的只是“天下”观。天下可以不断地扩展四方,边界则是收敛的。用铁丝网把自己围起来,是不可能有“天下”的。在某个时期,黄河中下游地区,就是“中国”的中心,大家争得的就是这里个中心。争得了中心的统治者,以天子自居,君临天下四方,王朝的边缘地带的小国以朝贡方式或羁縻等体制管理,并不需什么边界。因为那时中国周边的确没有出现足以威胁其统治、与其分庭抗礼的外来政权(即使有和如宋朝与辽、金、西夏等政权的对峙,后来也被认为是中国内部各地区之间的割据和纷争),直到沙皇俄国在中国北方的出现。沙皇俄国通过《尼布楚条约》,让清王朝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边界”,这是一条由国家间通过条约确定、双方认可的两国间的界线。它不仅仅是一条竖立了标志物、由两国条约来保证的线,还需要军队巡视和守卫,需要耗费资源,需要成本。

    因此,如果国家间没有尖锐的对立,和边境界地区没有走私犯罪等问题困扰,边境两边的邻国则倾向于减少边境事务耗费的资源和成本。一些国家主张把硬边界、军事边界、地理边界变成软边界、利益边界、合作边界。美国与加拿大之间长达8000多公里的边界,双方都没有驻军;欧洲共同体的成员国之间,人员及货物可以在边界间自由流动。这样的边界显然要比军人驻防、铁丝网围绕的边境界要更节约资源和成本,也更符合国家之间国民的利益。

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不平等的黑瞎子岛分界

俄罗斯对这些侵略者的态度,即是他们对边境的态度。2008年,我们曾前往抚远三角洲所在的黑瞎子岛采访。途中,我们无意间在俄国人手上看到这份俄罗斯绘制的地图,那时黑瞎子岛回归在即(此前被俄罗斯侵占),但尚未划界,而这份地图已经明确标出划与中国的部分,与后来的真正划界几乎完全一致,可知早有打算。

上图这张照片拍自黑瞎子岛,画面中的教堂并非早已有之,而是听闻即将和中国划界时才临时修建的,其目的是:这是俄罗斯人的教堂,理应以此为界划分黑瞎子岛。黑瞎子岛原本属于中国,即使是最不平等的条约,也没把黑瞎子岛划给俄国。1929年,此岛被红色苏联强占,理应全部归还中国,但是由于这座教堂的出现,为俄国人在边境谈判中找到了借口,最终就是以这座教堂为界,中、俄各占黑瞎子岛一部分。

但从地图上可以看出,黑瞎子岛处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交汇处。既然是岛,就四周环水,从图中可以看到,有三条水道环绕着黑瞎子岛,黑龙江被黑瞎子岛分成两股水道,北部接近俄领土的那股水流是主流,水量大,水面宽,水深,无疑是黑龙江的主航道;南部靠近中国的这股水流,水浅,水量少,水面窄,被称为“抚远水道”。每到秋冬枯水期,“抚远水道”就变成一条窄窄的小河,稍大一点的船根本就无法航行。

按照国际惯例,如果边界为江河水道,边界线应以水深的主航道来划分。定这样的规矩,就是为了让边界两边的国家都能平等地利用江河水道来航行,避免出现一方无法通航的情况发生。

黑瞎子岛恰好就让这种不平等发生,在俄国的地图上就可以看出:俄国人把边界没有画在靠近他们那边的主航道上,而是画在了靠近我方的“抚远水道”上。尽管黑瞎子岛有一半回归了中国,但是失去的那一半却控制了从乌苏里江至黑龙江的航行。俄国人在乌苏里江上建起了从黑瞎子岛到俄方对岸的浮动式桥梁,中国人从乌苏里江到黑龙江的航行权已经彻底失去,尽管按照最不平等的《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中俄之间以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为界,两江之间,中国人可以航行,但由于黑瞎子岛的原因,这是做不到的。


 

    其实在全球化的今天,对国家而言,真正的边界早已超出那条由条约约定、由界碑确定的边界,一个国家的经济贸易活动出现在哪里,利益边界就延伸到了哪里。

    中国目前已经成了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石油进口国,以往中国的石油进口来自波斯湾,需经过马六甲海峡的漫长海上通道完成。这条通道成本高昂,也不安全,寻找新的石油通道是中国的战略目标。而中亚的里海盆地被发现是石油天然气蕴藏极为丰富的石油黄金地带,是仅次于波斯湾的第二大石油宝库。2006年, 哈萨克斯坦的石油通过中哈石油管线抵达新疆阿拉山口,这条管线不经过第三国,安全可靠, 该管线还可从土库曼斯坦的查尔珠油田向西南延伸, 连接伊朗北部大油田……现在,新的丝绸之路轮廓正在出现,中国的西部边界正在随着新的丝绸之路延伸。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一个国家的重大利益在哪里,它的战略边界就在哪里。这才是我们今天应有边界观。

    “地理使我们成为邻居,历史使我们成为朋友;经济使我们成为伙伴,需要使我们成为同盟;自然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没有人能够将其分开;联系的力量远胜于分裂的力量。”

    用某个名人关于边界的这段演讲来结束本文是很合适的。

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中俄两国对待边境的态度有何不同?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我们在喜马拉雅山脉南坡的几个地区为什么会纷纷归属他国?

这几张照片分别拍自尼泊尔木斯塘地区、不丹王国、印度拉达克地区,而翻过第一张图中这张照片所在的雪山,山后即今天已属印度的锡金邦。历史上这几个地区一直与我国的西藏关系紧密,至今在自然环境和文化属性上也与西藏无异,但现在却早已归属他国。这些在自然和文化上的特性看理应归于我国一些地区为什么归于他国之怀抱,理应引起中国人的深思。如果我们在边境上的态度采用铁丝网式的防外、防内的隔离式思维,这种结果的产生也是很自然的。如果我们能够从我们祖先的“天下”式思维中汲取精华,如果我们能敞开大国的怀抱,让近者亲附,远者来归,如果我们能去掉“铁丝网式”的“隔离式”的边界意识,如果能够从地理的边界走向利益边界、合作边界、联盟边界、战略边界……那么中国重现历史上的大国丰采,重拾往日的辉煌,也不是不可能的。用铁丝网把自己围起来,显然不是大国的风采。摄影/李国平、张超音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