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陕西苹果博客

张立功博客

 
 
 

日志

 
 

社翁山  

2013-06-26 14:54:10|  分类: 家在澄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翁山

 

 

        清乾隆年间,澄城著名关学家张秉直①(梦谷)先生曾几次游览社翁山。乾隆二十三年(1758)八月,在他63岁时,又一次登临社翁山,并写下了《游社翁山记》。

  社翁山②位于澄城与黄龙分界处。山之阴为黄龙,山之阳为澄城。由于地处偏远,交通所限,长期以来,人们只能远望,极少攀登。这就使得社翁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那么,张秉直先生缘何几次登临?他在山上看到了什么?又为什么要写一篇游记?他要告诉人们什么?而后人在《澄城县志》中又为什么在记载他的学术巨制之外,全文记下了这篇不足千字的短文呢?

  据《澄城县志》载,张秉直先生出生在一个读书世家。他“以儒者自期,务求通达”,“更不以考试词章为意”。他因母亲争羡别家子弟中秀才而去考试,但考中后却并不去做官。他“精研宋儒程灏、朱熹、张载诸家学说,推究得失,独树己见”,不与时流苟同,故而成为陕西著名的关学家之一。晚年,他往返于蒲城、韩城之间,专心讲学。游览社翁山,既是他的生活情趣使然,也与他讲学的路线方便有关。不过,更为明显和直接的原因,应当是对社翁山自然环境及历史蕴藉的向往。

  首先,社翁山的自然环境历来就存在着不少迷人之处。张先生在游记一开始就写道:澄城境内,虽无驰名天下的名山大河,但其北一带,层峦叠嶂,十分壮观。西起于白水,过澄城东去经合阳、韩城,一直到达黄河岸边,是起伏各异的大小山群。其名称不同,但连在一起,形成了绵延百余里的梁山。社翁山便是梁山经澄城向南伸出的一座别有特点的山头,并以此为主形成一堆山群。说它别有特点,主要有三:其一是形状结构特殊。在社翁山群中,远有武帝山、将军山;近有天马山、凤山。但不论其远近,大抵梁山一带之山体,其形多如“覆釜”(反扣着的锅),坡度较为平缓,起伏不大。只有社翁山与韩城近河的巍山,“其形方,遥望之,凌隅整整,峭壁四立,如城堵然”(像高大无比、凹凸齐整、陡峭险峻的城墙)。其二是名称特殊。天马、凤山等都是以其形名,而社翁独以神(土地神)名。其三位置特殊。社翁山后之其他山都隐于群山之中,并不显其雄姿。唯独社翁山挺立于诸山之前,成为澄城整体地理结构之“发脉之源”,其海拔为13414米,是澄城最高的地方。站在社翁山上,澄城境内所有之田原、丘壑、河流以及城乡分布,由高及低向南扩展而去,以至于数百里外之华山、秦岭,一览无余。只有这时,你也许会恍然觉得:澄城之山高矣,澄城之原大矣!

  其次,社翁山的历史蕴藉更为迷人。社翁山周边的人文历史蕴藉不少,其中许多尚如“犹抱琵琶半遮面”,有待挖掘、厘正。然就其中显露出来的遗迹、传说及民间活动,就已经足以描绘出一幅壮丽多彩的历史画卷。我们先就张秉直先生游记中所涉及的列举如下:第一,社翁山所背依的主山脉名梁山,张先生在文中特别称为“奕奕梁山”。此语出《诗经·大雅·韩奕》。尽管在学术界,对此“梁山”之所指尚不一致,但可以肯定地说,这位善于“推究得失,独树己见”的张先生对此是关注了,并且是有其观点的。在近年来合阳洽川的文化开发过程中,我们觉得,既然《诗经》的发源地主要在这里,那么,张先生认为此山即“奕奕梁山”大概是不会有误的了。第二,社翁山东北,有将军山及将军庙。它们同社翁山其实相距并不远,现在已有大路顺山脊而连通。此“将军”即是指秦将白起。相传白起伐赵时经过此地,后人即筑庙祭祀。有趣的是张先生在游记中写道:社翁山东边山腰,“乱石似铃,摇之有声,土人云马铃石,云起遗铃于此”。尽管张先生说此为“臆说”,不足为信,但这种民间传说却是一个不可无视的事实。说明白起将军当年经过这里。近期,有当地群众说,那里有一块地,名叫“走马轸”,中有一处名“料礓石胡同”(料礓石形如铃),这便又是一个实证。第三,社翁山北有武帝山。张先生在游记中明确说明,“汉武帝祀汾阴后土祠路过此邑,邑人立祠祀之”。这是有史记载的。“汾阴后土祠”在今山西省万荣县,系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后土祠供奉的是中华民族炎黄子孙共同祖先之一“后土娘娘”,即女娲氏。人亦称后土圣母。祭祀后土圣母,汉之前就有其事,不过到了汉代“益趋成制”,成为朝中必不可少的大事。汉武帝刘彻则把祭祀后土看得同东岳封禅一样隆重。据记载,他在位期间,曾先后六次赴山西祭祀。每次祭祀,都是带领着文武百官、朝臣内亲,浩浩荡荡,旷日不归。根据有关遗址,汉武帝当年往山西祭祀后土祠的路线,应当是从长安通过秦驰道而北,经耀州到今日的蒲城,向东北渡过洛河,即到澄城,再向北即到今日澄城之良甫河(此地一直留有汉武帝的大庙,自古年年春季三月二十五有庙会。良甫河东岸的良周村便是今日新发现之秦汉宫殿遗址)。过河后沿梁山一路东去,经社翁山过合阳直到今韩城芝川(古夏阳)渡黄河至晋。这么庞大的队伍,几次经过社翁山古道,后来便在社翁山后留下武帝山之盛名。第四,据张先生游记称,社翁山的“近山居民春秋二社日聚众为会,牲醴血膋,以祀神,周而复始,盖犹前明之遗制”。“社日”指每年立春和立秋后第五个戊日。此日,民众杀猪宰羊祭祀土地,主题是祈祝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社翁山每年春秋二社日都有庙会。张秉直先生在游记中写道:“予尝两至山巅,皆未值社日。今年八月,友人耿某约同游”,遂于二十五日登临。可见,张先生是十分渴望逛一次社翁山的秋社之会的。第五,除以上史迹人文外,在社翁山上,还有不少张先生在游记中尚未写出的遗迹和遗闻。诸如山之西侧的魏长城残址,古老的土层,不知埋藏着多少沧桑岁月;山之东侧隋文帝避暑遗宫,至今仍如梦般飘浮在青山绿水的河湾画境之中;更有山之南侧祖辈极少与外界接触的姬姓村庄姬家坡。据说明崇祯年间,曾经走出来一位于荒年为民请命,以至于与官军作战抛尸异乡的英雄姬源物。据《澄城县志》记载,直至民国十五年,他的盔甲及佩剑还存放在老家姬家坡,等等。所有这些,哪一桩不藏着一串不解的谜?哪一桩不是饱含着诱人的魅力?

  总之,社翁山正像一部读不完的书,对于关学家张秉直先生来说,他当然是不能轻易舍弃的。这大概就是他登临社翁山的初衷吧!

  按常理说,游记要写的重点,是游览的过程以及对各类胜迹的描绘。根据前面的叙述,可供游览者观赏的地方和探究的胜迹应当不少,是颇要费些笔墨的了。然而,这篇游记完全不如此。我数了一下,在真正写到浏览所见的景色时,总计只有五十余字。全文为:“碧空澄澈,缓步徐登。北望武帝、天马诸山,空林黄叶,飒飒欲坠;岩崖野草铺地,青白各半。而是山土石相杂,兼男女混淆,人迹喧豗,亦了无生趣。”不仅字数特少,且一片凄怆,作者心态之沉重跃然纸上。这同前边介绍的社翁浩若烟海的胜迹以及作者的仰慕向往之情,形成强烈对比,极不相称。

  何以如此?张秉直先生巨笔一落,推出了一句振聋发聩的千古警言:“人非山不雅,山非人不名”!接着,他大发感慨:当年袁中郎(袁宏道)游齐去山(在安徽省,现为全国重点风景名胜区),尚嫌其管理不善,“叹为不仁”。今天社翁山竟“沦于荒”,当地“既无学士大夫遨游题咏,近山居民淳朴,亦无雅人堆石树木,增其游趣”。他曾两次登上社翁山巅,过天马,到将军,看遍了各山的概况,而这里竟没有只字的记载、标志或介绍,一派破败凄凉景象。“山灵有知,不綦笑人无情哉?”

  社翁山在澄城以及黄龙地区是一处极富文化底蕴的山,然而现在却落到“沦于荒”的地步,变成了一个空荡荡的僵壳,怎么能不让人惋惜呢?非山之不名,是人之不雅也!

  但愿一个“人雅山名”的盛世早日出现,我想,这大概便是张秉直先生写此游记的最终动机吧。

  “山”是什么?是物。用今天的话讲,叫资源。再多再好的资源,不能为人所发现和有效管理与利用,那便不会有“名”,不会成就价值;而人如果不面对“山”,并对“山”下一番工夫,作出大成就,那也就不足以称为“雅”人的。

  但愿我们居住在社翁山下的人,能永远珍惜这座山,也能永远记住张秉直先生的忠告:“人非山不雅,山非人不名!”

注:

①关学家,指关中地区的程朱理学家。

②亦称社公山。社公是土地神。古“公”、“翁”相通,“翁”为方言,见西汉杨雄撰《方言》第六:“凡尊老……周、晋、秦、陇谓之公,或谓之翁。”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