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陕西苹果博客

张立功博客

 
 
 

日志

 
 

夜路  

2013-04-28 21:10:50|  分类: 笑看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路

 


火车温文尔雅地驶进了荒凉的小站,正是夜幕四合的时刻,街灯无精打彩地发出昏暗的光,三三俩俩下车的旅客像归巢的鸟似的匆匆消失了。
不得人心的北风裹挟着毫不温柔的碎雪钻进脖颈,他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此时,小兴安岭顶峰小镇的十里长街上已经车少人稀,酒馆饭店里炒菜的香气从换气扇口涌出来,随风飘荡,极具诱惑力地招揽着顾客。
他无法抗拒地吞了几口唾沫,渴盼的眼神四处搜寻北行的车辆,可是,一种失望的感觉渐渐侵袭上来,返程车没了,可离家还有五十华里的路呢!
看来得留宿在镇上了,这是他不情愿的事儿,这趟去省城买车件,一路省吃俭用,购完车票已囊空如洗了,住店费像归途般遥不可及。正踌躇间,突然想起一个久未联系的同学,脚步徒然有了些许的气力。几乎所有的窗户里都亮着温暖的光,空气中飘浮着煤与木柴燃烧过的味道。他终于寻到了那扇并不十分熟悉的木门,鼓起勇气敲了敲,出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粗壮汉子,问清缘由,那壮汉圆而大的脑袋摇了摇,表示他新搬来,其他一概不知。
他感到情况有些不妙,无计可施地信步走开。饭倒能坚忍不吃,可去哪儿栖身呢?他有些慌恐,想起有一年采山迷途的情景,那次也是这种饥疲难耐的感觉,当时他不停地警告自己一定要稳住神,不顾藤条灌木的纠缠一直顺山坡往下走,结果在半夜时终于冲出了阴森恐怖迷宫般的森林。这个回忆使他脑海里突然产生一个想法:不如走回去吧,三四个小时怎么也如愿了,只是皮兜内几件二三十斤铁圪瘩的份量使他减少了许多底气。
打定主意,脚步开始变得义无反顾。当将小镇所有的灯光抛在身后,前面的公路在一弯冷月的映照下显得神秘莫测起来,公路两旁的树木浓密得发暗,像有许多怪兽蹲伏其中窥视着他这个孤单的夜行者。转过一个山湾,路边是一大群另一类人的居住地,如林的墓碑高高低低矗在山坡的雪中。他加紧步伐,小时候听过的那些瘆人的怪事一样都未出现,想必鬼也惧怕这凛冽的寒气,瑟缩在墓中不肯出来吓人。
山风猎猎,雪片渐大,他想明天得抓紧给车换上零件,进山拉木头,将花费的损失补回来,儿子念书正等着钱呢!妻也许并不知道他今晚能归,或许已经独自吃罢晚饭,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他想自己曾经一贫如洗,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温暖的家,东挪西借买了台足可养家糊口的三轮车,虽然每日极其辛苦,可自己似有无尽的力气,这样干下去也许用不了两年,日子就会红火起来。
朦胧的夜色里,他终于看见村里袅袅的炊烟了,这烟柱是多么熟悉和亲切,他将背兜换了一个肩,这才蓦然发现,几小时的急走,棉袄的后背已经结了厚厚的汗霜,他将背兜放下,撅了几根路旁的树枝,脱下棉袄,将棉袄的冰霜用力敲打净。他想进家门时妻子一定会问这么晚坐啥车回来的,他要编个妥帖的理由,不能惹她心疼。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